因为相信
所以看见

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

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

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之规则 (”规则”)

ADNDRC补充规则及其他有关域名争议解决的信息查询

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

(由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于 1999 年 10 月 24 日批准)

1. 目的。此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简称”政策”)已由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所采用,并已作为参考纳入你方的注册协议,同时针对由你方和除我方(注册商)之外的其他方因注册和使用由你方注册的互联网域名所引发的争议规定了相关条款和条件。本政策的第 4 条中所规定的程序将根据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规则(下称”议事规则”)和选定的管理争议解决服务提供商的补充规则进行处理,其中议事规则可从以下网址获得:https://www.icann.org/resources/pages/udrp-rules-2015-03-12-zh。

2. 你方的陈述。申请注册域名或者要求我方维护或续签域名注册,即表示你方特此声明并保证 (a) 你方在注册协议中所述的声明皆完整准确;(b) 据你方所知,域名注册将不会侵犯或触犯任何第三方的权益;(c) 你方注册域名出于合法目的;以及 (d) 你方将不会使用域名故意违反任何适用的法律法规。你方有责任确定你方的域名注册是否会侵犯或触犯他人的权益。

3. 撤销、转让及变更。在下列情况下,我方将撤销、转让或变更域名注册:

a. 依据第 8 条的规定,我方收到你方或你方授权代理机构的书面通知或适当的电子通知,要求采取此类行动;

b. 我方收到具有有效管辖权的任何法院或仲裁法庭的指令,要求采取此类行动;以及/或者

c. 我方收到行政专家组依据由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所采用的本政策或更高版本在任何行政程序中作出的裁决,要求采取此类行动,其中你方为该行政程序中的一方当事人。(请参见以下第 4 条 (i) 和第 4 条 (k)。)

我方还可能会根据你方的注册协议条款或其他法律要求而撤销、转让或变更域名注册。

4. 强制性行政程序。

本条规定了你方必须服从强制性行政程序的争议类型。这些程序将由以下网址 (http://www.icann.org/en/dndr/udrp/approved-providers.htm) 所列的管理争议解决服务提供商(均简称为”提供商”)之一予以实施。

a. 适用的争议。如果第三方(即”投诉人”)依照议事规则向适当的提供商提出如下声明,则你方必须服从强制性行政程序:

(i) 你方的域名与投诉人拥有的商标或服务标记相同或极其相似,容易引起混淆;以及

(ii) 你方不拥有对该域名的权利或合法利益;以及

(iii) 你方的域名已被注册并且正被恶意使用。

在行政程序中,投诉人必须证实以上三种情况同时存在。

b. 恶意注册和使用域名的证据。针对第 4 条 (a)(iii),如果专家组发现存在以下情况(特别是以下情况但不仅限于),则可将其作为恶意注册和使用域名的证据:

(i) 一些情况表明,你方已注册域名或已获得域名,主要用于向投诉人(商标或服务标记的所有者)或该投诉人的竞争对手销售、租赁或转让该域名注册,以获得比你方所记录的与域名直接相关之现款支付成本的等价回报还要高的收益;或者

(ii) 你方已注册该域名,其目的是防止商标或服务标记的所有者获得与标记相对应的域名,只要你方已参与了此类行为;或者

(iii) 你方已注册该域名,主要用于破坏竞争对手的业务;或者

(iv) 你方使用该域名是企图故意吸引互联网用户访问你方网站或其他在线网址以获得商业利益,方法是使你方网站或网址或者该网站或网址上的产品或服务的来源、赞助商、从属关系或认可与投诉人的标记具有相似性从而使人产生混淆。

c. 如何回应投诉,表明你方对域名的权利和合法利益。收到投诉后,你方应参照议事规则第 5 条,确定你方应如何准备回应。针对第 4 条 (a)(ii),如果专家组根据对其提供的所有证据的评估发现确实存在以下任意情况(特别是以下情况但不仅限于),则可表明你方对该域名的权利或合法利益:

(i) 在接到有关争议的任何通知之前,你方使用或有证据表明准备使用该域名或与该域名对应的名称来用于提供诚信商品或服务;或者

(ii) 即使你方未获得商标或服务标记,但你方(作为个人、企业或其他组织)一直以该域名而广为人知;或者

(iii) 你方合法或合理使用该域名、不以营利为目的,不存在为商业利润而误导消费者或玷污引起争议之商标或服务标记之意图。

d. 选择提供商。投诉人应从由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批准的提供商中进行选择,并向所选提供商提交投诉。除了第 4 条 (f) 中所述的合并的情况之外,诉讼程序都将由被选定的提供商进行管理。

e. 启动程序和流程以及任命行政专家组。议事规则声明了启动和实施程序以及任命裁决争议的专家组(即”行政专家组”)的流程。

f. 合并。当你方与投诉人之间存在多个争议时,你方或投诉人可以请求由一个行政专家组合并处理争议。此请求应由被任命处理双方待解决争议的第一个行政专家组进行审理。只要所合并的争议均受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所采用的本政策或更高版本监管,此行政专家组就可以将其全权受理的任意或所有此类争议都进行合并。

g. 费用。在行政专家组根据本政策实施的情况下,提供商就某争议所收取的全部费用均由投诉人支付,除非如第 5 条 (b)(iv) 所述,你方要求将行政专家组的人员从一名成员增加为三名成员,在这种情况下,由你方与投诉人平均承担全部费用。

h. 我方在行政程序中的立场。我方没有并且将来也不会参与行政专家组所实施的任何程序的管理或安排。另外,我方将不会对行政专家组作出的任何裁决的结果负责。

i. 补偿。投诉人依据某程序可获得的补偿应限于要求撤销你方的域名或将你方的域名注册转让给投诉人。

j. 通知和公布。提供商应通知我方由行政专家组针对你方通过我方所注册之域名所作出的所有裁决。依据本政策作出的所有裁决都将全文发布到互联网上,除非行政专家组在例外情况下决定修改其裁决中的部分内容。

k. 诉讼程序的可行性。根据第 4 条中所述的强制性行政程序要求,在此类强制性行政程序开始之前或结束之后,均不得妨碍你方或者投诉人向具有有效管辖权的法院提交争议要求独立解决。如果行政专家组裁决你方的域名注册应被撤销或转让,我方将在接到适当提供商发出的行政专家组裁决通知后十 (10) 个工作日(以我方总部所在地的时间为准)之后执行该裁决。除非我方在这十 (10) 个工作日内收到你方的正式文件(例如由法院书记员签字归档的投诉副本),表明你方已根据议事规则第 3 条 (b)(xiii) 的条款针对该诉讼在提交该诉讼的辖区内提起诉讼,否则我方将如期执行裁决。(通常,该辖区指我方总部所在地或在我方 Whois 数据库中显示的你方的地址。请参见议事规则的第 1 条和第 3 条 (b)(xiii) 了解详细信息。)如果我方在十 (10) 个工作日内收到此类文件,我方将不会执行行政专家组的裁决并且不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直至收到 (i) 令我方确信双方已解决争议的证据;(ii) 令我方确信你方诉讼已被驳回或撤回的证据;或者 (iii) 由此类法院发出的驳回你方诉讼或者责令你方无权再继续使用你方域名的指令副本。

5. 所有其他争议和诉讼。你方与除我方之外的任何其他方之间因你方的域名注册而产生的所有其他争议若不是依据第 4 条中强制性行政程序规定所提起的争议,则应由你方与另一方通过法院程序、仲裁或其他适用的程序予以解决。

6. 我方在争议中的立场。我方不以任何方式参与你方与除我方之外的任何其他方之间因注册和使用你方域名而产生的任何争议。你方不得将我方列为争议一方,不得以其他方式使我方介入任何此类程序中。如果我方在任何此类程序中被列为争议一方,我方将保留进行适当辩护以及采取任何其他必要行动以维护我方利益的权利。

7. 维持现状。根据本政策,除以上第 3 条所列的情况外,我方不会撤销、转让、激活、停用或变更任何域名注册的状态。

8. 争议过程中的转让。

a. 将域名转让给新持有人。在下列情况下,你方不得将域名注册转让给其他持有人:(i) 依据第 4 条提起的行政程序进行期间或在此类程序结束后十五 (15) 个工作日(以我方总部所在地的时间为准)期间;或者 (ii) 与你方域名有关的法院程序或仲裁进行期间,除非接受域名注册转让的一方以书面形式同意服从法院或仲裁人的裁决。我方保留对违反本条款所进行的将域名注册转让给其他持有人的任何行为予以撤销的权利。

b. 变更注册商。依据第 4 条提起的行政程序进行期间或在此类程序结束后十五 (15) 个工作日(以我方总部所在地的时间为准)期间,你方不得将域名注册转让给其他注册商。只要你方通过我方注册的域名可继续受制于你方目前所进行的程序并遵守本政策的条款,在法院诉讼或仲裁进行期间,你方可以将域名注册转让给其他注册商进行管理。如果你方在法院诉讼或仲裁进行期间将域名注册转让给我方,则此类争议将仍受制于提供域名注册转让的注册商之域名争议政策。

9. 政策修改。我方保留在征得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允许的情况下随时修改本政策的权利。在修改后的政策生效前,我方将提前至少三十 (30) 个日历日于 <URL> 上予以公布。如果本政策已被投诉人在向提供商提交的投诉书中所援引,则在解决争议期间,你方应受投诉人援引时有效的政策版本约束。除此之外,无论域名注册争议产生在修改政策生效之前、生效之时抑或生效之后,就争议而言,所有这些修改之处均对你方具有约束力。如果你方反对本政策中的修改,你方的唯一解决方法是撤销你方在我方的域名注册,但你方无权要求我方退还任何费用。修改后的政策将适用于你方,直至你方撤销域名注册

案例:

近年来,由于域名的价值不断提升,面临来自终端的仲裁也是屡见不鲜。以往我们熟知的有腾讯仲裁weixin.com、网易仲裁paopao.com等案例。不过这次要跟大家提的是域名圈大佬累主的域名,在2017年4月8号,累主发朋友圈表示自己玩米7年,第一次收到仲裁信。如今两个月过去了,裁决结果也已出炉,今天就带大家一起来揭秘这宗域名仲裁案!

案件背景
投诉人:四川超凡知识产权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据资料显示,这是一家具有国内专利、商标、版权代理资格的一站式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成立于1999年,并于2015年8月挂牌新三板。

被投诉人:刘德丰(也就是累主),国内知名域名投资人,曾创下众多经典交易案例。例如将yiren.com卖给宜人贷、以数百万元价格将xin.com卖给优信二手车等。

争议域名:chaofan.com

投诉人主张
作为投诉方,四川超凡知识产权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超凡股份)提出:

1、争议域名chaofan.com与超凡股份拥有的“超凡”商标或服务标记极其相似,容易引起混淆。且被投诉人累主的“chaofan.com”与投诉人一直使用官网域名“chaofan.wang”的显著部分完全相同,容易引起消费者的混淆。

累主为何能赢得chaofan.com域名仲裁?原因都在这!

2、被投诉人不拥有对该域名的权利或合法权益,且不享有相关的商标权。被投诉人对争议域名chaofan.com不享有企业名称权或姓名权。

3、被投诉人的域名已被恶意注册并且正被恶意使用。“超凡”商标和字号具有较强显著性和较高的知名度 ,经过投诉人十余年的宣传使用,“超凡”商标和字号的显著性明显得到增强,且获得较高知名度,建立了唯一对应性。

在超凡股份提交仲裁之后,被投诉人(累主)这一方随即也举出一番证据来证明自己的主张。

被投诉人主张
1、争议域名chaofan.com注册时间早于投诉人的商标注册日期,被投诉人对该争议域名享有在先权利。争议域名注册于2003年8月29日,而被投诉人在投诉书中主张的最早的“超凡”商标实际上直到2004年才被中国工商局核准。

累主为何能赢得chaofan.com域名仲裁?原因都在这!

超凡股份对于“超凡”享有商标权并不等于对于“chaofan”享有商标权。且被投诉人刘德丰(累主)从未利用该域名从事任何违法行为,所以应当认定为被投诉人对争议域名享有合法权益,应当予以保护。

2、投诉人对于“chaofan”不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投诉人无权要求“中心香港秘书处”做出将争议域名转移给投诉人的裁决。通过商标局的官方网站查询的官方网站查询后发现,超凡股份并未注册过任何包含“chaofan”商标,其提供的证据中对外使用的也一直是“超凡”、“chofn”,并没有将“chaofan”作为一种其独有的商业标记来对外使用,公众也没有将“chaofan”与超凡股份建立起一一对应的关系。

3、争议域名与投诉人主张的商标不相同、不近似,也不会引起混淆。

争议域名的显著部分“chaofan”与超凡股份主张的商标不具有一一对应的关系。“chaofan”这一词并不是由超凡股份独创、臆造的词汇,而是汉语中的常见词汇,不具有独特性和显著性。在百度搜索“chaofan”后,搜索结果中并没有出现一条与超凡股份相关的内容。

通过商标局的官网做了商标的近似查询,查询结果显示“chaofan”与“超凡”或“chofn”均不相似;从外观上看,“超凡”的字形与争议域名的主体部分“chaofan”完全不同;从读音上看,“超凡”与“chaofan”无法一一对应,争议域名的主体部分chaofan可以读作“炒饭、超烦、吵翻”等等。(ps:米友们,你们看到chaofan.com先想到什么含义呢?)

4、被投诉人对该域名注册、使用不具有恶意。

chaofan.com的注册日期明显早于“超凡”商标核准的日期,所以不可能怀着破坏投诉人业务的不正当目的。被投诉人刘德丰(累主)也并未意图通过向投诉人或其竞争对手销售、租赁或转让该域名而获得高额利润。

5、中国现有的司法判例也认为拼音域名不会对汉字商标构成混淆。

专家最终裁决如下:
专家认为,投诉人对“超凡”、“CHOFN”商标拥有不可置疑的注册商标权利。但“chaofan”与“超凡”并不存在唯一的对应关系,“chaofan”可以有别的汉字组合方式,例如“炒饭、吵翻”等。相关公众在见到“chaofan”时,并不会必然地在“chaofan”与投诉人及其注册商标“超凡”之间建立唯一的对应关系。

最后,专家组裁决:驳回投诉人有关将争议域名转移给投诉人的投诉请求。域名仍归原持有人持有。

总结:被投诉人(累主)获胜的关键
通过这次超凡股份仲裁累主的“chaofan.com”域名,而专家驳回超凡股份的投诉请求,可总结出被投诉人(累主)获胜的关键三点:

1.域名注册时间早于超凡股份持有的“超凡”、“chofn”商标注册时间;

2.累主并未对“chaofan.com”进行恶意使用;

3.现有司法判例也认为拼音域名不会对汉字商标构成混淆,chaofan.com可以有多种对应读音。

paopao.com

网易申请仲裁paopao.com败诉

1、当事人及争议域名

本案投诉人为网易。

本案被投诉人为抗州久尚科技有限公司。

本案争议域名为“paopao.com”,由被投诉人于2001年6月12日通过厦门易名注册。

2、案件程序

2014年11月27日,投诉人网易根据ICANN施行的《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以下简称“《政策》”)、《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之规则》(以下筒称“《规则》”)及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ADNDRC)施行的《统一域名争 议解决政策之补充规则》(以下筒称“《补充规则》”),向亚洲域名争议 解决中心北京秘书处(以下筒称“中心北京秘书处”)提交了投诉书,选择由一人专家组进行审理。

中心北京秘书处向投诉人传送通知,确认收到投诉 书。同日,中心北京秘书处向ICANN和域名注册商厦门易名发出注册信息确认函,要求其确认注册信息。注册商厦门易名回复确认:

(1)争议域名由其提供注册服务;

(2)被投诉人抗州久尚科技有限公司为争议域名注册人;

(3)《政策》适用所涉域名投诉;

(4)争议域名注册协议使用的语言为中文。

中心北京秘书处以电子邮件向投诉人传送投诉书确认及送达通知书,确认投诉书已经审查合格并送达被投诉人,本案程序正式开始。同日,中心北京秘书处以电子邮件/邮政快递向被投诉人传送/发送书面投诉通知,告知被投诉人被投诉的事实,并说明中心 北京秘书处已按《规则》和《补充规则》的规定,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向被投 诉人传送了投诉书及附件。中心北京秘书处并于同日以电子邮件向ICANN及 争议域名的注册商厦门易名传送程序开始通知。

中心北京秘书处向赵云先生发出列为候选专家通知,请其确认是否接受指定,作为本案专家审理案件,并在当事人间保持独立公 正。候选专家回复中心北京秘书处,同意接受指定,并保证案件审理的独立性和公正性。

3.当事人主张

A.投诉人

投诉人的主张如下:

网易公司是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公司,在门户资讯、在线游戏、电子邮 箱、在线教育等诸多领域保持行业领先地位。1997年6月创立以来,凭借 先进的技术和优质的服务,网易深受广大网民欢迎,曾两次被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CNNIC)评选为中国十佳网站之首。在网易公司的运营中,对 “泡泡”商标的使用一直延续,该商标已成为网易公司运营中不可分割的重 要组成部分。自2003年使用以来,投诉人共注册了6个“泡泡”商标,可见,投诉人对“泡泡”商标享有广 泛的民事权利。

(1)争议域名与投诉人享有商标权的商标十分近似,容易引起混淆。

(A)投诉人对“泡泡”享有商标专用权。

投诉人作为网易公司旗下位于北京的法人机构,在诸多类别商品和服务 上注册了 “泡泡”商标,对“泡泡”商标享有广泛的权利。网易公司将“泡泡”广泛使用于在线娱乐、游戏、邮件管理、文件传输、语音及在线服务等网络服务领域。在网易公司自行研发并长期运营的网络游戏《梦幻西游》 中,“泡泡”和“超级泡泡”被作为游戏中神兽的名字。由于神兽拥有众多 神奇的能力,深受广大游戏玩家喜爱,截止目前,《梦幻西游》的注册人数已超过3.1亿,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271万。“泡泡”和“超级泡泡”也随 着这款游戏的盛行为众多玩家所知晓。

网易公司长年运营泡泡游戏平台,内 部包含几十款精选游戏,包括广受欢迎的斗地主、升级、拱猪、象棋、五子 棋、军旗、飞行棋、麻将等大众化棋牌游戏,深受玩家喜爱。网易公司还开设了 “泡泡商城”,以方便游戏玩家购买游戏道具和服饰。通过上述使用行 为,“泡泡”与“网易”之间建立起独一无二的联系。这也通过以下的事实 得到进一步证明:在百度搜索页面输入“泡泡游戏”,出现结果的前五项均 为网易泡泡产品。

经过网易公司长年的持续使用和宣传,“泡泡”已经为中国消费者所知 悉,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并与网易公司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正是网 易公司的使用行为,使“泡泡”的显著性不断增加,并在消费者心目中建立起“泡泡”与“网易”——对应的联系。

(B)被投诉人的域名“paopao.com”与投诉人享有的“泡泡”商标极 其相似,很容易引起混淆。

在争议域名“paopao.com”中,“.com”为国际顶级域名后缀,不具 备识别作用,主要部分显然是“paopao”,而“paopao”正是投诉人商标 的拼音,两者同样存在——对应的关系。由于投诉人对“泡泡”商标的使用 行为,使“泡泡”已脱离其原本含义,成为网易公司的代言词之一。因此,被投诉人对“paopao.com”域名的使用行为极有可能导致消费者误认为该 域名与投诉人或投诉人的产品、投诉人的公司有某种关系,并足以导致公众 产生混淆。

(2 )被投诉人对该域名并不享有权利或合法利益。

根据投诉人在中国商标局的官方网站(http://sbj.saic.gov.cn/sbcx/)上

对被投诉人名下的商标进行的查询结果,被投诉人并未就“泡泡”或 “paopao”享有任何注册商标专用权;从被投诉人的企业名称来看,也看不 出与“泡泡”、“ paopao”有任何关联或联系;没有证据证明被投诉人曾经 就“paopao”、“泡泡”主张过民事权利;投诉人也从未授权被投诉人使用 “泡泡”商标,更未授权被投诉人注册争议域名。因此,投诉人有足够理由 相信,被投诉人对该域名及其主要核心部分不享有任何合法权益。

(3)被投诉人对该域名的注册、使用具有恶意。

(A)被投诉人及其法定代表人注册的大量域名均未使用,且很多域名 在销售中,可见,被投诉人及其法定代表人均为域名投机者,其注册行为显 而易见地具有恶意。

被投诉人通过对“paopao.com”进行whois反查发现,被投诉人注册 了 4口下域名:maiku.cn、 dongfang.cn、 695.n、 pin.cn、 peixun.xn、 606.cn、 myad.com.cn ,其中 maiku.cn、 dongfang.cn、 peixun.cn、 myad.com.cn。这几个域名均在出售中,任何人均可以通过点击页面上的 “点击这里”提供报价。Whois反查信息还显示,被投诉人的法定代表人汪若飞注册了多达16个域名,全部未使用,且有9个域名正在出售,分别 为:qugou.com、weibei.com、meibei.com、wangmao.com、qujiao.com、 maiku.com、penren.com、aichebao.com、pingcan.com。

此外,投诉人在被投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汪若飞的腾讯微博中发现大量贩卖域名的信息,此类信息占据了其微博发布信息的绝大部分,发布的内容 具体包括“所以说投资域名,七分经验,三分运气”、“WanQu.com玩趣 成功出售”、“yangrong.com羊绒洋融域名成功成交恭喜买家”、“我的小米xingzuo.cc刚出”等信息。该微博博主为“汪若飞”,在博主图片右侧有如下信息:“抗州易特网络(Yite.Com)联合创始人,域名收藏爱好者”,而在杭州易特网络的网站显示,杭州久尚科技有限公司正是杭州易特网络的旗下公司,足以证明该微博博主汪若飞即为被投诉人的法定代表人汪 若飞。因此,投诉人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被投诉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为域名投机者,其注册域名的目的并非为自身使用,而是为高价销售,攫取高额利润。

(B)被投诉人并未实际使用该域名,其注册的目的在于阻碍投诉人对 该域名的正当使用行为。

被投诉人对争议域名的核心部分“paopao”不享有任何权益,其注册该 域名后也未进行解析使用。由于未有相应的在先权利存在,被投诉人注册域 名也不可能具有任何的防御性目的。正因如此,投诉人有理由确信,被投诉 人注册该域名的目的是阻碍对该域名的正当使用行为,足以见得被投诉人具 有注册该域名的恶意。

(C)鉴于网易公司及其“泡泡”商标的知名度,被投诉人注册与投诉 人商标构成混淆性近似的争议域名显然是出于恶意。

经投诉人的使用,“泡泡”这一词汇已经具有显著性,并与投诉人建立起一一对应的联系。与此同时,被投诉人对“泡泡”、“ paopao”并不享有 任何合法权益。此外,在www.4399.com、www.07073.com、 www.gameg.cn等游戏平台发布的有关汪若飞的采访信息中,汪若飞提到:“杭州久尚科技 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无端网游的自主研发和运营的在线娱乐互联网公司”,“团队的很多成员有着多年的游戏从业经验”,这足以证明被投诉人 主营业务的一部分正是投诉人对“泡泡”广泛使用的游戏领域。在采访中,汪若飞还提到网易公司,足以见得其对投诉人这一竞争对手的了解。换言 之,鉴于投诉人与被投诉人存在经营领域的重叠,以及投诉人在该领域的知 名度,投诉人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被投诉人注册与投诉人商标构成混淆性近似的争议域名是出于恶意。由于存在经营业务上的竞争关系,投诉人有足够 的理由认为被投诉人注册域名主要是用于破坏竞争对手(即投诉人)的业务。

根据《政策》的规定,并基于上述理由,投诉人请求专家组裁决将本案 争议域名转移给投诉人。

投诉人提叉的补充意见如下:

(1 )被投诉人的“paopao.com”域名与投诉人之间建立起非常强的对应关系投诉人享有“泡泡”商标,“泡泡”商标与投诉人之间已经建立起非常强的对应关系。

“泡泡”的拼音必然为“ paopao ” ,具有唯一对应性, “paopao.com”域名与“泡泡”商标构成混淆性相似。域名因其构成的特 殊性,故其近似的判断规则也具有相应的特殊性,被投诉人以商标领域的近 似判断规则用于本案,是错误的。在域名与商标的近似问题上,拼音为商标 的重要表现形式,相互对应的拼音构成与商标的混淆性近似,既往的仲裁案 例有:香港秘书处审理的HK-1300565号案件与HK-1300522号中,投诉人 分别享有“绿野”、“美赞臣”商标(不享有“lvye”、“meizanchen”商 标),最终均通过域名争议解决程序获得了丨vye.com和meizanchen.com 域名的转移。根据“WIPO综述(2.0)”第3.7条,域名的注册人转移以更 改视为一次新的注册。争议域名paopao.com虽早在2001年就已注册,但域名历史WHOIS信息显示,争议域名于2013年之后才通过转移注册人转 移给了汪若飞,这个新注册的时间晚于投诉人注册“泡泡”商标的时间,构 成对投诉人“泡泡”商标的混淆性相似。

(2)被投诉人对“泡泡”、“paopao”不享有任何权利或合法利益。

被投诉人对“paopao”、“泡泡”均不享有任何合法的商标权、企业名

称权或其他相关民事权利,被投诉人对域名“paopao.com”及其主要核心 部分不享有任何合法权益。

(3)被投诉人对“paopao.com”域名的注册和使用具有恶意。

被投诉人注册域名并非是为合法使用,而是基于囤积高价转售的扰乱域 名注册秩序的目的,依据《政策》第4.b条规定,属于恶意注册行为。被投 诉人及其法定代表人汪若飞专门从事域名贩卖工作,通过低价收购、高价转 让,攫取利润,其行为具有明显的恶意。被投诉人对“paopao.com”域名 的注册时间晚于投诉人获得“泡泡”商标注册的时间。基于投诉人“泡泡” 商标的知名度、投诉人与被投诉人经营业务在游戏领域的重叠,被投诉人注册与投诉人商标构成混淆性近似的争议域名是出于恶意。被投诉人在投诉书证据部分中截取了大量汪若飞腾讯微博中关于域名贩卖的信息,目前此信息 已经全部删除。

B.被投诉人

被投诉人的主张如下:

(1)争议域名产生时间早于投诉人的商标注册日期,被投诉人对该争 议域名享有在先权利争议域名注册于2001年6月12日,该注册日期明显早于投诉人开发《梦幻西游》的发行日期、泡泡游戏平台发行日期以及注册商标的核准注册 日期。根据《中国桦林网络域名管理办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域名注册服务 遵循‘先申请先注册’原则”,被投诉人享有在先权利。更何况,被投诉人在 成功注册争议域名后,从未利用该域名从事任何违法行为,所以应当认定被 投诉人对争议域名享有合法权益,应当予以保护。

(2)争议域名与投诉人享有商标权的商标不相同、不近似,也不会引起混淆。

a.争议域名与投诉人享有商标权的商标不相同,投诉人对“paopao”并 不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投诉人并不是“paopao”商标的所有人,投诉人对“paopao”不享有 注册商标转同权,投诉人所提供的证据也无法证明投诉人对“paopao”享有合法权益。因此,本案系争域名“paopao.com”与投诉人所主张的注册商标并不相同,投诉人对此不享有合法权益。

b.争议域名与投诉人享有商标权的商标并不近似。

从注册商标的相似性审查来看,“paopao”与投诉人所持有的注册商标 并不相似:针对投诉人已经注册的“泡泡”、“popo”两种注册商标,被投 诉人在中国商标局的官方网站(http://sbj.saic.gov.cn/sbcx/)上做了商标的近似查询,查询结果显示“paopao”与“泡泡”或“popo”均不想似,不 会发生混淆。

从外观上看,“泡泡”的字形与争议域名的主体部分“paopao”完全不 同,单从外观上就能将“paopao”与“泡泡”明显区分,不会发生混淆。从读音上看,“泡泡”与“paopao”无法一一对应,争议域名的主体部分 paopao可以读作跑跑、抛抛、刨刨等读音,而投诉人只是自以为是地认为 paopao是“泡泡”的拼音,并且擅自将其一一对应起来。因此有理由认为 无论是“泡泡”与“paopao”还是“popo”与“paopao”都不是近似的。

c.争议域名与投诉人享有商标权的商标并不会引起混淆。

从投诉人2005年起至今只注册了“泡泡”商标及“popo”商标却并没 有注册“paopao”商标可以看出,投诉人在发起本投诉之前10年的时间 里,从没有认为“泡泡”与“paopao”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所以根本没有 通过注册商标的方式对“paopao”进行保护。从投诉人在为外指称和宣传来 看,投诉人10年来使用的都只是“泡泡”和“popo”,而非“paopao”, 中国消费者知悉的“泡泡”对应的字母也只是“泡泡”和“popo”,而非 “paopao”,因此“paopao”不会引起公众的混淆。更何况“paopao.com”域名早在2001年6月12日就已经注册,投诉 人不可能不知晓该域名的存在。然而,投诉人在此后至今长达14年的时间 里一直没有对“paopao.com”域名提出过任何主张,投诉人的经营也并没 有因为该域名的存在而受到任何影响。由此可见:由于争议域名 “ paopao.com”与投诉人所有的商标、域名、通用网址皆不相同,与投诉 人所主张的“泡泡”商标也没有对应关系。另外,商标局在2001年专门制订了《拼音商标与汉字商标近似判定的标准》,可以证明汉字商标与其对应 的拼音商标一般不判为近似商标。因此,事实上投诉人的网络推广工作并未 因争议域名的存在而受到干扰,更不会引起公众的混淆。

(3)被投诉人对该域名的注册、使用不具有恶意。

《政策》第4(b)条规定了可以作为恶意注册和使用域名的证据。参照 该规定可以发现,被投诉人以明显早于投诉人注册商标、发行游戏的日期注 册了争议域名,不可能怀有为了破坏投诉人的业务或者为了防止投诉人获得该域名的目的。被投诉人也并未意图通过向投诉人或其竞争对手销售、租赁 或转让该域名注册而获得高额利益。自争议域名成功注册以来,被投诉人的 所有行为皆不符合《政策》中关于恶意注册或使用的规定,所以不应认为被投诉人恶意注册或恶意使用。

(4 )现有司法判例也认为拼音域名不会对汉字商标构成混淆。

就现有我国的司法判例来看,对于与本案类似情节的计算机网络域名纠 纷案,具有管辖权的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09)中民初字第 17240号判决书以及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08) 二中民初字第 15314号判决书,都驳回了商标持有人主张域名侵权的诉讼请求。可见,在 我国的法院司法裁判中,都认为拼音域名对汉字商标不构成侵权,拼音域名不会对汉字商标构成混淆。

综上,被投诉人请求专家组裁定驳回投诉人的投诉。

被投诉人提交的补充答辩意见如下:

(1 ) “泡泡”与“paopao”没有对应关系,也不会构成对投诉人“泡 泡”商标的混淆。

a.权威搜索引擎结果显示:“泡泡”与“paopao”并不具有唯一对应性。通过互联网用户最常用的搜索引擎www.baidu.com搜索“paopao”,没 有发现任何与投诉人或其“泡泡”商标有关的信息。投诉人所主张的注册商 标“泡泡”与“paopao”没有唯一对应性,投诉人所谓的“泡泡”与 “paopao”具有唯一对应性的言论不足为信。

b.投诉人在补充意见里所引用的HK-1300565号与本案的情况并不相 同,不具有参考价值。

在HK-1300565号案件中,绿野公司已经注册了丨vye.info、丨vye.com.cn以及丨vye.cn等多个域名,因此,“丨vye.com”域名难免会与绿野公司所持有 丨vye.info、丨vye.com.cn以及丨vye.cn等导致混淆。

然而在本案中,投诉人并没有任何与系争域名主体一致的域名,反而注册“popo”商标并使用“popo.163.com”提供服务,使公众已经将“泡泡”与 “popo”建立了——对应关系。互联网用户在看到“泡泡”时自然会联想到 投诉人使用的“popo”,反之依然。

因此,在这一关键问题上,HK-1300565号案与本案具有本质区别, HK-1300565号案不具有参考价值。

c.投诉人在补充意见里所引用的HK-1300552号与本案的情况并不相 同,不具有参考价值。

在HK-1300552号案件中,投诉人并没有就“美赞成”注册对应的拼音 域名,因此,被投诉人所持有“meizancheng”全拼的拼音域名难免会导致混淆。

然而在本案中,投诉人已经针对了其所有的“泡泡”商标注册了“popo”商标与并使用“popogame.163.com”提供服务,正如前文所述,使 公众已经将“泡泡”与“popo”建立了——对应关系。

因此,在这一关键问题上,HK-1300552号案与本案也具有本质区别, HK-1300552号案不具有参考价值。

d.投诉人自己的行为也让公众认为泡泡与“popo”是一一对应的,与 “paopao”没有对应关系。

从投诉人第一次注册“泡泡”商标直至现在,已经经过约10年的时 间。在此期间内,投诉人从未注册过“paopao”的商标,反而注册了 “popo” 的商标,甚至在投诉人举证泡泡享有广大知名度时所引证的泡泡游戏平台,该域名的主体部分也是“popo”而非“paopao”。由此可见,投诉人本身 也不认为“泡泡”对应的是“paopao”。相关公众在认识、了解、选择、使 用投诉人所提供的服务时,自然而然会将“泡泡”与“popo”——对应,而 不会将“paopao”与投诉人建立起对应关系,不会产生混淆。

综上所述,“泡泡”与“paopao”没有对应关系,也不会构成对投诉人 “泡泡”商标的混淆。

(2)被投诉人对“paopao.com”当然享有合法利益,已在之前的答辩意见中阐述,此处不再赘述。

(3)被投诉人在系争域名的注册以及使用过程中不具有恶意。

a.被投诉人在购得系争域名后并没有出售,更没有以此来获得高额利润。投诉人在本案举证过程中,不仅没有专注于系争域名,反而围绕被投诉人的案外行为进行了大量举证,企图混淆,而且在其所提交的证据中,并没 有举证出任何被投诉人出售“paopao.com”域名的事实。

而事实上,被投诉人也没有出售“paopao.com”域名的企图,投诉人在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的情况下,恶意中伤,实在难说有理有据。因此,投诉人有关被投诉人收购“paopao.com”域名是为了高价出售的言论不足为信。

b.被投诉人没有利用系争域名来误导公众。

被投诉人在购得系争域名后,并没有利用该域名建立与投诉人所有网站 类似的网站,来试图误导公众,让公众误认为系争域名也是与投诉人相关的网站。

4.专家组意见

根据《政策》第4(a)条规定,符合下列条件的投诉应当得到支持:

(i)争议域名与投诉人享有权利的商品商标或服务商标相同或混淆性相 似;且

(ii)被投诉人对争议域名并不享有权利或合法利益;且

(iii)被投诉人对争议域名的注册和使用具有恶意。

投诉人在案件程序中必须举证证明以上三种情形同时具备。

关于争议域名与投诉人享有商品商标或服务商标权利的名称或者标志 相同或混淆性相似投诉人是一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门户资讯、网络游戏、电子信箱服务等诸多方面提供网络服务。投诉人提交的证据显示,投诉人就“泡泡”标 志于2005年4月21日在中国成功获得商标注册,获得商标保护。因此,专家组认定,投诉人对“泡泡”商标享有使用权,享有受中国法律保护的合法权益。相关商标获得注册的时间早于亦或晚于争议域名的注册时间并不影响专家组就投诉人对“泡泡”标志享有注册商标权这一事实的认定;有关注册 时间方面的事实则是判断“恶意”存在与否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因此,投诉人对于“泡泡”标志拥有不可质疑的注册商标权利。

在满足有关权利的基础上,专家组进一步探究争议域名与投诉人的“泡泡”商标的相同或近似性。争议域名“paopao.com”中除去表示通用顶级域名的“.com” ,其主 要识别部分为“paopao”。正如投诉人在补充意见中提及,毋庸置疑,中文 商标“泡泡”的拼音形式与争议域名的主要识别部分“paopao”完全相同。 应该说,从形体上进行比较,这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该主要识别部分 与注册商标“泡泡”的相似性如何,需要考虑多项因素;除了形体组成之外,还有发音及其组合、排他性等因素的考量。诚如投诉人在补充意见中提 及的,拼音为商标的重要表现形式。但是,至于拼音形式与商标是否构成混 淆性近似,不仅在于两者之间的对应性,这种对应性最关键的还在于两者之间的“唯一”对应性。

因此,专家组在此需要考量的问题是,争议域名的主要识别部分 “paopao”是否肯定对应的就是中文商标“泡泡”,而非任何其他词汇的组 合。专家组认为,“paopao”与“泡泡”并不存在唯一的对应关系; “paopao”可以有多种读音方式,也可以理解为“抛抛”、“刨刨”、“跑跑”、“炮炮”等等,相关公众见到“paopao”时,并不会必然地在 “paopao”与投诉人及其注册商标“泡泡”之间建立唯一的对应关系。

被投诉人提交的补充证据也引证以上的分析结论。在“百度”的搜索平台上键入“paopao” 一词,可以获得大量有关“跑跑卡丁车”的搜索结果。 由此可见,“paopao” 一词对应的不仅仅是“泡泡”,而且可以是“跑跑”。

被投诉人提交的证据还显示,投诉人在对外宣传“泡泡”商标及其提供的网络游戏等服务方面使用的英文/拼音对应词为“popo” ,而并未出现 “ paopao ” 。这些证据包括投诉人《梦幻西游》的主页 (http://xyq.163.com)、 泡泡游戏平台的主页 (http://popogame.163.com )以及网易 pop 的主页 (http://popo.163.com/index.jsp)等。投诉人在补充意见中未否认此事实或 对该事实进行辩驳。这些证据虽然不能直接说明投诉人就是使用“popo”来 对应其中文商标“泡泡”,但是“popo”(而非“paopao” )在与“泡泡”相关的网页上使用这一事实,一定程度上减弱了“泡泡”与“paopao” 两者之间的唯一对应性。

根据以上分析,专家组认为,投诉人的投诉未能满足《政策》第4(a) 条中的第一项条件,即被投诉人的域名与投诉人享有民事权益的商标未构成 相同或混淆性相似。由于投诉人必须证明《政策》第4 (a)条中的三项条件 全部成立,其请求才能得到支持。而本案第一项条件不能成立,所以投诉人 的投诉未能成立。因此,专家组对其他两个条件成立与否的审查已无必要。基于此,专家组对于投诉人的请求不予支持。

5.裁决

基于上述案件事实和理由,本案专家组裁决:驳回投诉人有关要求将争议域名转移给投诉人的投诉请求。、

补充1

同组合的拼音可以给读音相同的若干汉字注音,其内涵是不确定的。因此,在先申请或已注册的纯汉语拼音商标,一般来说与读音相同的汉字商标不构成近似(汉语拼音商标具有特指含义的除外),即通常所说的“拼音不排斥汉字”。与之相反,在先注册的汉字商标即使未加注汉语拼音,其后他人也不得申请与其读音相同的纯汉语拼音商标,即通常所说的“汉字排斥拼音”。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众赢网络 - INININ.CN » 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
分享到: 更多 (0)

众赢网络 IN is WIN - INININ.CN

网址导航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